阿夜今天也不想更文

请点开!
这里茨夜,你也可以叫我阿夜

兄长@x三锤all
一起想梗的火花@安阮桑桑
师傅@九曲

雷区!:狗崽,喻黄,北居,华武,面巍或巍面骨科,rps居右及其洐生!(没懂?就是不吃all居劳斯啦)
不喜欢别人强行给我安利cp
(魔道只混乙女向和瑶薛!只粉人设不粉书也不粉mxtx!拒绝ky脑残粉)

不粉不黑逆我的cp
但也别踩我雷

我很好相处的qwq(小窗或评论点文啊
混的圈很多啊orz(是个很会爬墙的人
(p大写的书都炒级喜欢!
(目前:盗笔瓶邪,文野芥敦/双黑,浩然剑,居白rps,巍澜洐生,小英雄,全职all叶,楚留香,镇魂,阴阳师all晴...)

爱豆:白宇,朱一龙。
本命:夜尊,蔡居诚,罗浮生

嗯,就酱。
这里茨夜,请多关照♡

北局长今天撩居居了吗?(2)

百年前
“沈巍,好名字。”   
百年后                        
“朱一龙,好名字。”
这句话,他等了一百年了。

“em...朱...法医?”白宇想将手从朱一龙的手中抽出来。但他发现眼前的人儿虽然长得弱小可怜又无助,但手劲贼大。
朱一龙盯的白宇有些不自在。然而白宇想了想,好像自己也不能拿他怎么样,于是白宇便选择...盯回去。
朱一龙长的很好看且耐看,这是白宇第一眼的感受。白宇不像祝红大小姐一样,在意别人或自己的穿着搭配,但他就是觉得朱一龙穿着的这一身,很好看。
法医专用的白大褂在他身上倒穿出了种国际明星的样子。里身是白衬衫及黑色针织毛衣,给人一种莫名的熟悉、亲切感。

“呃,不知道为什么,我对朱法医有一种,一见如故的感觉。”白宇为搏美人一笑,开始睁着眼说瞎话(?
“或许以前真的见过吧。”朱一龙如其所愿的笑了笑。

白宇有些尴尬,不知道怎么接下去,只能盯着朱一龙的眼睛看。看着朱一龙的眼睛,似有种置身于星辰大海的感觉。
但不知为什么,白宇总感觉朱一龙并不是在看他,而是在透过他在看另一个人。

两人就这样安静而又微妙的僵持着。

“老白!喂!你干什么!放开他!”  大庆突然从门外闯入打破了二人间的平静。
“抱歉。”朱一龙这才反应过了,松开了白宇的手。
“老白,你没事吧,手疼不疼,要不要紧阿?”大庆关没有在意一旁的朱一来,而是连忙跑去白宇身边,抓着他的红了的手揉了揉,“诶,没事,我又不是小孩子了。”白宇连忙将手抽了回来。
“你...” 当大庆看清朱一龙的面貌时,身子不由自住的怔了一下,随即便将白宇拉入身后护住。
可能连他自己也没发现,嘴角的小虎牙已经呲了出来,手上的指甲也一下子变得十分峰利,这是亚兽族猫族发怒的典型症状。
“呵,不必这么紧张,我并无恶意。在下姓朱,朱一龙。不知阁下怎么称呼?”朱一龙轻笑了笑,对大庆发怒的样子毫不害怕,也毫不在意。
这倒让白宇有些惊讶。“呃,这是大庆,我助手,这是朱一龙,临时法医。”白宇拍了拍大庆的肩,将他挡在自己身前的手拉下,又安抚似的用手轻轻挠了挠大庆的颈脖。                  
在感觉到朱一龙并没有恶意后,大庆这才放下警戒来。                                              
“幸会。”朱一龙笑了笑,伸出手来。
“老白,我们走,先回局里,老楚和小郭己经在车里了。”大庆并没有理会朱一龙,而是直接拽着白宇的手把他往外拖,嗯,拖。
像是早就料到了一般,朱一龙收回了手,并没有感到什么尴尬,倒是白宇有些尴尬的回头朝他笑了笑。

“大庆,大庆,”大庆并不理他,照样向前走,说是走倒不如说是跑,仿佛后头有洪水野兽追着似的。
”死猫!你跑什么?!”白宇好不容易追了上来,一只手搭在大庆的肩膀上,另一只手按着肚子。
“啊,哦,老赵...啊!老白!怎么了?”大庆这才一下子回过神来。
“老赵?”白宇皱了皱眉,并没有在意。伸手勾着大庆的脖子“诶,我说,死描,你是不是半夜偷小鱼干去了,连我的名字都叫错了,回去扣你小鱼干!”
在看到白宇并没有产生疑虑询问还是以前那吊儿郎当的样子时,大庆暗松了一口气。
“老大,”“白局!”前面老楚和小郭正坐在车内向他们招手,“来了!走吧,死描。”白宇向他们挥了挥手,又拍了拍大庆的肩,朝他喊道。随即便向前走去。
“这样就好,这样什么都不知道就好。”大庆看了眼趴在车窗上调戏小郭却被老楚怒斥的白宇,舒心的笑了笑。                                       
但一下又像是想到什么似的,掏出手机,给除了白宇外的所有警局内部成员群发了条消息。
消息只有四个字。    
“他回来了。”

而另一边,朱一龙半趴在书桌上,一只手撑着脑袋,另一只手飞快地把玩着手术刀。
“白宇...吗?” 
“上一世为了天下苍生,这一世为你。”
“这一百年,我可等够了。”
                                
os.我的妈啊,大连因为下大雨延机,我六点的飞机,十一点才检票!(气fufu)啊啊啊好困啊啊啊!两个小时的航班,还要花一个小时打的回家,到家差不多3点,天都亮了。(哭死)
我竟然在一边码文一边数飞机2333,到现在已经20辆飞来又飞走了...唉,生活不易,阿夜叹气。
                                   
                                                                          

          

评论(5)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