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夜今天也不想更文

请点开!
这里茨夜,你也可以叫我阿夜

兄长@x三锤all
一起想梗的火花@安阮桑桑
师傅@九曲

雷区!:狗崽,喻黄,北居,华武,面巍或巍面骨科,rps居右及其洐生!(没懂?就是不吃all居劳斯啦)
不喜欢别人强行给我安利cp
(魔道只混乙女向和瑶薛!只粉人设不粉书也不粉mxtx!拒绝ky脑残粉)

不粉不黑逆我的cp
但也别踩我雷

我很好相处的qwq(小窗或评论点文啊
混的圈很多啊orz(是个很会爬墙的人
(p大写的书都炒级喜欢!
(目前:盗笔瓶邪,文野芥敦/双黑,浩然剑,居白rps,巍澜洐生,小英雄,全职all叶,楚留香,镇魂,阴阳师all晴...)

爱豆:白宇,朱一龙。
本命:夜尊,蔡居诚,罗浮生

嗯,就酱。
这里茨夜,请多关照♡

北局长今天撩居居了吗 (1)

“昆仑...”
黑暗中白宇听见有人一遍又一遍的在喊着这个名字。
“昆仑...”
白宇朝着声音的方向飞快奔去。面前有微光泛起打在那人背上。不知为何,白宇对他的背影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你是谁...”白宇问道。
这个问题他早已问了无数遍。                   
那人掩袖轻笑了声,笑声倒是好听的很。
每当这时,白宇脑中便会浮起一个念头:
“为什么不多笑笑呢?”            
那人转过身来,然而还未等白宇看清他的容貌,周围的画面便又切换成了星辰大海。

“云澜,我们回家。”面前戴着黑色鎏金面具的黑袍男人突然向他伸出手来,白宇下意识的也伸出手来轻握住。
男人手指冰凉。
“指间的温暖,是否也能传给你...”
白宇如此想着。
“你是谁?”白宇又问道。                                                   
“我是...”男人话还未说完,白宇便被耳边的手机铃声吵醒了。           

这个梦,他己经做了无数次了。
特别是最近。
“啧,是该找个算命的看看了。”白宇想。

“靠,让我来看看是谁这么缺心眼的。”白宇烦躁的抓了抓头发,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
“郭长城。”白宇看了眼来电显示,抽了抽嘴角,暗叹还真是个缺心眼的人。
“喂,小郭,你最好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汇报,不然下个月奖金别想要了!”
郭长城一听白宇这怒气冲冲的语气,自知不妙,但看了眼周围所有人期盼的目光,只好咽了咽口水,硬着头皮上了。
“老...老大...刚才我和楚哥出去买菜准备午饭blablabla...”
“讲重点。”听出郭长城要开始“长篇大论”的节奏,白宇皱了皱眉头,烦躁的很。
“哦,就是,A市出命案了...”郭长城说着,又想了想补了一句“上头调下来的。”
“啧,这些老家伙,尽是给我找事做,还闲我们警局不够忙?”白宇长叹了口气。自打他接管这警局后,这事情是一件比一件多,不是这里命案谋杀就是那里抢劫绑架。
“杀人和玩似的。”白宇内心吐槽到。
“小郭,让林静发个定位给我。”白宇说着也不管郭长城听没听见便挂了电话。郭长城自然没听见听话另一边白宇的咆哮声。
“啊啊啊就差一点啊!!!”白宇十分不爽,就差一点他就能知道那个黑袍人的名字了。

“老白!”“老大。”“白局!”三个不同的人,不同的声音在白宇面前响起。白宇朝他们招了招手。
“怎么回事啊,死胖子?”白宇从口袋中十分娴熟地掏出了根棒棒糖塞进嘴里。
“怎么说话呢老白?我才不胖!”面前看似十六七岁的少年表示十分不满“死胖子”这个称呼。
“行了行了,大庆,行了吧。庆爷?您能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吗?”白宇嘴上一口一个“您”的,眼底却尽是戏谑。
“咳咳咳。”大庆轻咳了几声,自知是白宇逗他,但一听要询问案情,下一秒便立马严肃了起来。
“死者为男,三十四岁,死亡地点是在自己家中,身体表面无一处伤痕,甚至连打斗、挣扎的痕迹也没有。”
“哦~”白宇挑了挑眉,这才正经起来。
“解剖分析呢?”白宇转头向一旁的郭长城伸出手来。
“呃....这个...那个...白..白局,我们警里唯一的法医就在上星期刚被您开除...”郭长城边说着边观察白宇脸上的神情,但凡白局有一丝烦躁想打人,他郭长城就立马躲楚恕之背后。
“哦~”白宇若有所悟的点点头。
意外的没有发火。
“那,咱先去看看?”白宇向他们眨了眨眼睛。
“......”大庆&小郭&老楚

“咦?这怎么回事?”白宇指了指前方半蹲着正仔细观察尸体的白大褂法医,询问一旁也是茫然样的大庆。
“哦,对,上头好像是临时调了个下来!”大庆忽然一拍脑袋才想起来上头有大佬好像说调了个下来。
“嗯,那老楚、小郭先去找下死者家属以及案发前离死者较亲近的人,大庆去察看下房子周围有没有什么线索遗漏的,我去会会那个法医,看看他找到了什么线索。”白宇一声令下,众人十分默契的散了开来,唯独他一人向前走去。
“哟,兄弟,怎么称呼啊?”白宇半倚在桌边,看着这白大褂法医的背影总感觉在哪里见过。
“到底是哪儿呢?”白宇想。
“闲人勿扰。”朱一龙皱了皱眉,他并不喜欢工作时有人打扰他。
“诶,哥们。我可是这案子的接手人,怎么能算是闲人呢。”白宇心想这人脾气可真不小,不愧是上头的人。不过嘛,声音还挺好听的。
约莫过了几十分钟后,朱一龙才起身,抬头便看见已经坐上桌子无聊到低头晃腿的白宇,正惊讶他竟一直在这等着。
当看清对方的容貌时,双方却都愣在了原地。
“初次见面,我叫白宇,您贵姓啊?”白宇跳下桌子,拍了拍身上根本不存在的灰尘,抬起头笑嘻嘻的向朱一龙伸出手来。
就在看到白宇容貌的一瞬间,朱一龙感觉自己呼吸都要停止了,脑子一片空白,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要说什么。这一百年里,他不知道有多少话要讲给他听。
殊不知,白宇也被朱一龙倾世的颜值给怔了一下。
“大...大美人呐!”白局内心如此慨叹。
很久后朱一龙才反应过来,笑了笑,伸出手来反握住白宇的手。

“免贵姓朱,朱一龙。”

OS.qwq下篇龙龙就病娇了...求评论!求关注!也可以小窗!嘤嘤嘤,我又要码文又要肝超鬼王啊啊啊!有桃区大佬带我吗...(我想躺分

                                               

评论(7)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