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夜今天也不想更文

请点开!
这里茨夜,你也可以叫我阿夜

兄长@x三锤all
一起想梗的火花@安阮桑桑
师傅@九曲

雷区!:狗崽,喻黄,北居,华武,面巍或巍面骨科,rps居右及其洐生!(没懂?就是不吃all居劳斯啦)
不喜欢别人强行给我安利cp
(魔道只混乙女向和瑶薛!只粉人设不粉书也不粉mxtx!拒绝ky脑残粉)

不粉不黑逆我的cp
但也别踩我雷

我很好相处的qwq(小窗或评论点文啊
混的圈很多啊orz(是个很会爬墙的人
(p大写的书都炒级喜欢!
(目前:盗笔瓶邪,文野芥敦/双黑,浩然剑,居白rps,巍澜洐生,小英雄,全职all叶,楚留香,镇魂,阴阳师all晴...)

爱豆:白宇,朱一龙。
本命:夜尊,蔡居诚,罗浮生

嗯,就酱。
这里茨夜,请多关照♡

薛洋X你3 end

#ooc预警
#乙女向
#设定薛洋和羡羡是损友
#拖更了真的很对不起,因为上篇热度不高,有点,嗯,灰心,但是今天看见有小可爱摧更顿时力量来了啊!总之,对不起啦!(跪)

  “薛洋~”你在小声地喊着他的名字,自从餐馆出来后他就像变了个人似的,一声不吭的走在前面。
  “洋洋~”你拉着他的衣摆晃了晃,他这才算是停了下来,没好气的“哼”了一声,看他生气的样子,让你想起了没吃到糖的小孩子,你有些想笑,但碍于他的面子只能轻咳几声来掩饰。
  “薛洋啊,我们是不是在什么地方见过?”你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便问了出来,“嗯”他点了点头,“在哪儿?”你在脑海中快速搜索了一遍,并没有找到什么和薛洋有关的记忆,“唉。”看了看你发愣的样子他轻叹了口气。
  “三年前,金陵古庙里,你救过我。”他说着伸出了左手的断指,比了个拉勾的姿势,你的记忆一下子被拉回三年前。              

  三年前,你初到金陵,本想游历一番,不曾想竟在回去的路上迷了路。眼看着就要天黑了,你却还没寻得一个栖身之所。
  “诶,前面有个寺庙。”你双眼放光,向前快步跑去。古庙很大也很破旧,庙宇旁边有一条小溪,庙周围杂草纵生,也不知庙上的小匾掉到了哪去。大门上灰蒙蒙的,结满了蜘蛛网,但唯独有一小块是干净的印子。                     
  “笃笃...”你轻扣了扣门,并未有人回应,你深呼一口气推开了门,“吱呀” 木门特有的声音在你耳边响起,你咽了咽口水,借着从门外及墙洞上透来的夕阳看了看四周,庙中央有个破碎却完整的佛像,而佛像前有个不知是被人还是被野兽所踢翻的香火炉,炉旁有一块块木片。
  你向后走去,看见佛床上躺着个眉目清秀的少年,你更加大胆的向前靠近,才发现眼前的少年生得十分俊朗,若不是注意到他脸上的血污以及身上干涸了的血迹,你都要误认为是哪家的公子爷和你一样迷路了。
  你深吸了一口气,想着快速从这儿地方离开才好,却不小心踩到了佛像的碎片,“咔嚓”一声,十分清脆,也成功让床上的少年睁开了眼。
  当看到你僵在原地不知进退的样子,他笑了笑,露出了两颗尖锐的虎牙。“英雄!饶命啊!”当你看见他拿起床边沾满血迹的配剑时,顿时慌得一批。
  “噗哈哈哈哈,谁告诉你我是英雄了?嗯?”他像是听到了极好笑的笑话一样,大笑起来。
  “呃,那什么,大侠,我我我特别穷没钱给你打劫,今天我就当没看见你,别杀我灭口好吗qwq”你一听立马改口。
  “哈,你这小丫头倒挺像魏无羡那混蛋的,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他半撑着脑袋盯着轻你笑了笑。
  “.....这什么人呐??!”你内心咆哮。
  “哐”他将配剑扔在你脚下,你这才看清了剑上的两个字“降灾”,“???!”你一脸震惊,心中暗想,难道他是这是要我自刎?
  “喂,还愣着做什么?”少年依然是那个动作,居高临下的看着你,你认命似的叹口气,将剑架在脖子上,薛洋皱了皱眉头,看到你这慷慨赴死的样子,又忍不住笑了起来,“白痴,我让你去洗剑。”
  “诶?哦。好!”你像是得了特赦令一般,连忙将剑放下,蹦蹦跳跳的去河边洗剑了。

  “呼,洗好了!”你叉着腰,仰天长叹,这时才发觉不知不觉间已经黑夜了,庙里薛洋倒早将四周的莲灯点亮了,光亮的与白天无疑。“啊,好饿,幸好包里有吃的。”你提着他的佩剑,边走边想,“唔,里肥来了。”薛洋躺在床上向你招了招手,舔了舔嘴角食物的残渣。
  “你哪来的吃的?”
  “你包里的。”
  “.....”
  “诶,别生气啊,我还给你留了呢。”
  他说着起身想将包还给你,却有些重心不稳,倒在了你的身上,“诶,”你连忙将他扶住,“咳咳咳,没事失血过多罢了。”他微笑着,脸色惨白,“罢了?”你抽了抽嘴角,连忙将他扶到床上,手指有些微颤的将他胸前染血的衣物与伤口分开,“嘶”他皱了皱眉,吸了口冷气。
  “啧,躺好忍着。”你从包衭中找出手帕轻轻拭去伤口处的血迹,“轻点,小姑娘家家的劲怎么这么大。”你强忍着摁破他伤口的冲动,从包中翻出绑带来递给他,“不是吧姑奶奶,我都伤成这样了,你还忍心让我自己来?”他一脸弱小,可怜,又无辜的看着你,你别头去不看,“唉”他轻叹了口气,吃力的从床上撑起来,想接过你手中的绑带,“忍着点。”你抿了抿唇跪坐着将他脑袋按在了肩头,手拿着绑带穿过他的腰。“得嘞!”又是一幅笑嘻嘻的样子,仿佛刚才的可怜全是装的。
  总算是帮他包扎好了,你叹了口气正想躺下来歇会儿,才发现自己早被他揽在怀中,他搂着你躺了下来,“再让我抱会儿,就一小会儿..”他在你耳边吹着热气。
  “你一个姑娘家,来这儿干嘛?”
  “游历,顺便救救人。”
  “.....”
  “对了,我迷路了,你知道常阳县怎么走吗?”
  “寺庙东处沿河走至一个路口左转”
  “哦,谢了,对了,你来这儿干嘛的?还弄成这幅样子。”
  “玩玩,顺便杀杀人。”
  “.....”
  “别看我这幅样子,可也是个知恩图报的人,今日你救我一命,我日后必当回报。”
  “好啊,拉勾。”
  “拉勾。”
  微弱的烛影下,两人的小指勾在了一起,谁都不知道两颗心这时也勾在了一起。

  “哦~”你这才想起当初不知天高地厚硬是要出去闯荡一番的悲惨回忆来,当初他说要回报时你只当是个玩笑,未曾想这玩笑他竟记了三年。
  “我找了你三年,怎么说也该让我回报你了吧~”他笑咪咪的看着你,“哈?回报什么?”你可是第一次见有人急着要报恩的,“回报就是......我。”他轻捧起你的脸,不由分说的吻了下去。
  “唔”你满脸通红,一吻完闭,你将脑袋窝在了他的怀中,“噗”他轻笑了笑,揉了揉你的脑袋,像三年前那样将你拥入怀中。
  “你救我一命,我便许你一生。”耳边传来薛洋温柔的声音.....

os.啊啊啊啊啊啊拖了这么久真的很抱歉,所以来了个大长更,1155115希望诸君能够喜欢,嗯,就这样,晚安啦!对了瑶妹可以准备聘礼了hhh
 
                                  
                                         

评论(4)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