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夜今天也不想更文

请点开!
这里茨夜,你也可以叫我阿夜

兄长@x三锤all
一起想梗的火花@安阮桑桑
师傅@九曲

雷区!:狗崽,喻黄,北居,华武,面巍或巍面骨科,rps居右及其洐生!(没懂?就是不吃all居劳斯啦)
不喜欢别人强行给我安利cp
(魔道只混乙女向和瑶薛!只粉人设不粉书也不粉mxtx!拒绝ky脑残粉)

不粉不黑逆我的cp
但也别踩我雷

我很好相处的qwq(小窗或评论点文啊
混的圈很多啊orz(是个很会爬墙的人
(p大写的书都炒级喜欢!
(目前:盗笔瓶邪,文野芥敦/双黑,浩然剑,居白rps,巍澜洐生,小英雄,全职all叶,楚留香,镇魂,阴阳师all晴...)

爱豆:白宇,朱一龙。
本命:夜尊,蔡居诚,罗浮生

嗯,就酱。
这里茨夜,请多关照♡

今夜

ooc警告
沈撩撩斩魂刀警告
请配合歌曲 [今夜2nd Ver]食用
给个心心,手手,评论吧!嘤嘤嘤!
网易死活不给ssr(小声 bb)

今夜如梦。

      0

  “一万年?”赵云澜一惊。

  “那你这一万年都在做什么啊?”赵云澜勾着沈巍的脖子问道。

  1

  “沈巍~”赵云澜侧躺在床上着用手轻戳了戳身旁人儿的睫毛。暗叹自家媳妇儿怎么可以这么好看。身旁的大美人睫毛轻颤,成功地被他弄醒了过来。

  “巍巍~小巍~黑袍哥哥~”赵云澜见他醒了,立马活跃了起来,伸出手轻戳了戳沈巍的脸。

  “?怎么了,云澜。”看着赵云澜这副样子,沈巍挑了挑眉,将那为非作歹的手抓了下来。

  “嗨。没什么。就那啥,沈教授,今天周末,你没课,局里又没案子,要不就陪我出去逛逛呗?”赵云澜一动不动的盯着沈巍,生怕他拒绝。

  “好啊。”沈巍轻笑了笑,眼底却尽是温柔。“那我先去换衣服了!”得到了肯定回复的赵三岁像个孩子似的,从床上一下蹦起又跳下来。

  “小心。”身后看着赵云澜危险动作的沈教授开始担心起来。

  2

  “啊啊啊,赵云澜,你可是龙城纯1,无数单身迷妹的理想对象!为什么约自己老婆出去逛个街还害羞啊喂!”赵云澜用手拍了拍滚烫的脸,有些烦躁的抓了抓头发。

  “云澜。”门外突然传来的声音吓的赵云澜差点把他的玫瑰花刺儿给剃了。

  “啊?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沈教授?”赵云澜连忙将刮胡刀放在一旁,但因为洗手台沾了水的缘故,刮胡刀“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而正当他低头去捡的时候又碰倒了一旁的牙刷杯。看着眼前的狼藉,赵云澜这回可真是一个头两个大。

  “我已经好了,倒是你...没事吧?”门外沈巍听着里头传来的声响,皱了皱眉,有些担心。

  “没事没事啊,我很好!”赵云澜连忙收拾着一地杂货。担心沈巍进来看见“揍”他一顿。

  “是吗,那你快点儿。”沈巍站在门外有些无奈的笑了笑。

  听着门外熟悉的脚步声渐渐消失,赵云澜这才舒了口气,开始慢慢的收拾地上的残藉。

  3

  赵云澜刚出来便发现沈巍早已站在门口等他了。看着眼前熟悉的背影,赵云澜这才心情好了些。只要能珍惜此刻就已经足够了啊。赵云澜想着,走上前去。

  “走吧,沈教授。”赵云澜伸出手来,揽着沈巍的脖子说道。

  “好。”沈巍轻笑了笑,将他的手从肩上拿下,却紧紧握在了掌心中。

  门外,阳光正好。

  4

  “唔唔沈教授,你怎么不次啊?”赵云澜嘴里塞了个小笼包有些口齿不清的问道。

  “你呀。”看着面前满嘴油光的赵云澜,沈巍轻笑了笑,叹了口气。身子却突然向前凑近了些。

  “!!!”赵云澜看着自家美人儿突然凑了过来,心中莫名的有些紧张又有些期待。

  然而沈大教授并没有像祝红所看的言情小说中的男主一样来个吻舔尽嘴角油渍什么的。

  他只是随手从桌上的纸巾盒中抽了张纸,轻轻拭去了赵云澜嘴角的油渍。温柔而又小心翼翼的样子,让赵云澜忍不住想抱着他的脸亲一大口。

  “......”说实话,赵云澜着实被自己心中的想法给吓了一跳。

  “怎么了?”沈巍看着赵云澜心不在焉的样子,眨了眨眼,有些疑惑。

  “没什么,没什么。”这反倒让赵云澜显得有些窘迫。暗自发誓以后再也不随便看祝红的小说书了。

  5

  走了半路,赵云澜开始有些后悔刚才没有点杯豆浆喝了。

  “唉,沈教授,你刚才没吃,饿不饿啊,不饿也会渴吧?要不...咱们进去喝一杯?”赵云澜指了指路旁才开没多久的店铺,又拽了拽沈巍的衣角问道。

  “.....好。”沈巍本想拒绝的,毕竟他早在以前就已经习惯了有一顿没一顿的日子,但自从和赵云澜在一起后,吃饭似乎也成了种习惯。

  殊不知,赵云澜以前也是这样,要不然哪来的胃病?不过幸运的是,他们遇见了彼此。

  于是两个人本着自己可以不吃,但对方绝不能饿着的原理坚持了下来。

  “em...都是咖啡啊,沈教授要点什么啊?”赵云澜看了看饮品单有些失望,又看了眼一旁的沈巍。赵云澜本身就喜欢吃甜食,咖啡嘛,除了某巢外,其它他都不是很喜欢。

  “一杯绵云冷萃。”沈巍已经点好了,“那我也...”赵云澜刚想开口却被沈巍打断了。“嗯,再给这位小朋友来杯温的焦糖玛奇朵。”沈巍笑着说道。一旁的侍从在得到回复后便迅速退下了。

  “什么小朋友啊喂!”赵云澜有些不爽,“嗯?不对吗?不是只有小朋友才会喜欢吃甜食吗?”沈巍单手撑着脑袋笑了笑说道。

  就在两人打(tiao)闹(qing)间,咖啡已经端上来了。“唔”赵云澜晃动着吸管将上面洒满焦糖搅拌了下去,赵云澜轻捧起来喝了一大口,那甜甜的感觉瞬时充斥了整个口腔。赵云澜十分满意,半眯着眼回味着。

  “好喝吗?”沈巍看着赵云澜一脸享受的样子忍不住问道。

  “好喝啊,要不...沈教授尝尝?我也尝尝沈教授的。”赵云澜笑嘻嘻的,伸手将他们俩的杯子调换了下。

  “怎么样?”看着沈巍只小抿了一口,赵云澜一脸期待的问道。

  “嗯,还不错。”沈教授破天荒的夸了下,赵云澜刚想开口自夸一下,却被沈巍下一句话给撩住了。

  “和你一样,甜甜的。”

  “。??!!!”赵云澜差点一口绵云冷萃喷出来,不过他倒真是想喷出来的,太苦了。。。

  “原来沈巍喜欢吃苦么。”赵云澜暗自在心中记了下来。

  6

  “沈教授,玩过山车吗?!”赵云澜用手捅了捅沈巍大声问道,“你确定?”沈巍抬头看了眼纵横交错的过山车,挑了挑眉。“当然啦!”小澜孩一脸无畏。

  一场下来后,沈巍倒没什么感觉,反而一旁的赵云澜。。。

  “呕。。。”赵云澜手撑着墙壁,一脸苍白。

  “啊,不行,巍巍你再陪我坐会儿。”赵云澜拉着沈巍坐在一旁的长椅上,头靠在他的肩上,有气无力的样子实在让沈巍心疼。

  “唉,都让你别坐了。”沈巍叹了口气,伸手揉了揉赵云澜的脑袋,想了想,又将他一把抱起,拥入怀中。赵云澜在他怀里动了动,找了个舒服的位子便闭上眼,本想休息一会儿却睡了过去。

  岁月静好。时间好像此刻也为他们停下。

  7

  “唔。”赵云澜揉了揉眼睛,“醒了?”沈巍笑着问道,“诶?啊!小巍!我睡了多久?”发现自己依然躺在沈巍怀里的赵云澜有些小羞涩(?)。

  “不多,约摸一个小时罢。”沈巍想了想回答道。“一。。。一个小时?!”赵·吃鲸·云澜。

  “还玩么?”沈巍靠在赵云澜肩头问道。“呃,不了。”看着近在咫尺的大美人,赵云澜咽了咽口水。

  “我们回家吧,云澜。”

  “嗯,回家。”

  8

  “一万年?”赵云澜一惊。

  “那你这一万年都在做什么啊?”赵云澜勾着沈巍的脖子问道。

  “我这一万年啊,便都是在想你。每分每秒都在想你。”沈巍吻了吻赵云澜的额头如实回答道。

  9

  赵云澜从梦中惊醒过来,叹了口气。在这无时间界定的混沌空间里,赵云澜已经做了多少次这场梦。可惜镜花水月,这梦一醒啊,周围又是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今天是中秋啊。”赵云澜看着镇魂灯上他刻下当日历的刀痕,算了算日子。

  抬头看了看这一望无际的黑暗,苦笑了笑。

  “沈巍,我想你了。”

  10

  沈巍对赵云澜的温柔永远藏不住眼底。而赵云澜对沈巍的爱意也永远藏不住嘴。那么,你猜我会甜回来吗。(微笑)

  

  

  

北局长今天撩居居了吗? 番外

  是小甜饼呢。
        开了辆假车。是自行车hhhh
        RPS警告!

  设定是在两人都坦露真心,并且互相喜欢上了。嗯,是白宇还自认为纯1的时候。

  大概只有2K字
        

1

  ”我说,沈,啊,不对。朱一龙,你不是法医么,要不也教教我呗?嗯?朱法医~”白宇整个身子几乎都趴在了朱一龙的办公桌上。

  朱一龙这才放下了手中的资料抬起头来,刚抬头视线便对上了白宇炽热的目光。他感到自己的脸颊有些发烫。

  “咳咳咳。”朱一龙轻咳几声来掩饰自己此刻的紧张。但通红的耳尖却出卖了自己。

  “嗯?怎么了,朱法医?我对人体的器官还不是很熟悉啊,麻烦您,教教我呗~”看到朱一龙这副样子,白宇更加大胆了起来,直接把脸凑到了朱一龙面前,在他耳边轻轻吹气。

  “白,白局长说笑了。”朱一龙伸手推开白宇的脸,有些害羞(?)似的向后退了几步。

  【阿夜:其实是被玫瑰花刺扎疼了hhh我是不是要被打?】

  “诶~原来朱法医不愿意教我么?”被推开了的白宇装作十分失落的样子,委屈巴巴的。

  “不是,呃,那过会儿来我家吧。”朱一龙轻叹了口气,他实在是受不了白宇这副样子。

  “唉!还要什么过会儿啊,就现在吧!”白宇闻言连忙跳下桌子,哪儿还有刚才的什么失落感啊,伸手就搂着朱一龙往门外走。

  “还有资料没整理...”朱一龙刚开口便被白宇打断了,“整理什么的就交给林静去吧。林静!”白宇站在楼梯上突然朝下面喊道。

  “啊啊?局长你叫我?”刚从美梦中醒来就被莫名其妙被点了名的林静小朋友连忙慌慌张张的跑上楼去,差点因为没看清楼梯而摔倒。

  “刚才又偷懒睡觉了?我看你这个月工资又双叒叕不想要了。”白宇看了眼头发乱糟糟甚至眼镜还戴歪了的林静问道。

  “诶,别啊老大,瞧您说的,我林静是什么人啊,科学界的国民老公。怎么会因为您拖工资不给还扣,加夜班熬夜通宵还不加薪,没事就喜欢折腾我们...这点事偷懒睡觉呢。”林静果然是因为没睡醒的缘故,把内心的不满全说了出来。

  “噗。”听着这两个活宝的对话,就连万年冷漠脸(当然也会假笑)的朱一龙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哦,这样啊。”白宇一脸微笑的看着他。“是啊,啊,不是,诶,白局你听我解释啊!”林静这才反应过来,知道自己说错了话,不由得开始惦记自己少的可怜的奖金。

  “没事,你不用解释了,现在给你个将功补过的机会。喏,去把那沓资料整理好,我现在要和朱法医睡觉去了。”白宇说着打了个哈欠,又补上了一句,“我明早来检查。”说完便拍了拍林静的肩,拉着朱一龙出去了。

  “不是吧,老大,我在这辛辛苦苦,勤勤恳恳的工作,你竟然去睡觉,还和朱法医一起!太过分了!等等,和朱法医一起,,,,”林静忽然想到了什么,顿时仰天长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和朱法医一起啊,老白啊老白你也有看走眼的一天哈哈哈。”

  林静:“老白你明早能起来检查工作算我输。”

  

2

  “白,白局长这是做什么。”看着把自己按在身下正解着衬衫扣子的白宇,朱一龙挑了挑眉问道。

  “嘿嘿嘿,我这不是不熟悉人体的构造么,麻烦朱法医,给我指点指点。”白宇笑嘻嘻的答道,还以为是朱一龙害羞了。完全没有注意到朱一龙上扬的嘴角。

  朱一龙舔了舔后牙,轻笑了笑。

  “那,就让我来好好教教白局长吧。”朱一龙的嗓子有些暗哑,声音听起来格外的诱人。

  “?啊,好...啊。???”白宇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朱一龙反按在了身下。

  “不是,那什么,宝贝儿,唔。”白宇刚想开口说话便被朱一龙吻了回去

  “哈,宝贝儿,你也太辣了。”白宇轻喘了口气,用舌头舔了舔嘴角晶莹的液体。

  朱一龙眼神暗了暗。

  “乖。”他说着将眼镜摘下放在了一旁的桌子上。

  “哈?”白宇有些懵。

  “唉,不是,龙龙,居居,我是纯1啊!!!别啊兄弟,你来真的???!咱们这位子不对啊!”当白宇被朱一龙按在身下还按的死死的时候是真的慌了。

  “乖,宝贝儿,叫龙哥。”朱一龙轻咬着白宇的耳垂说道。

  “我敲里妈朱一龙!!!!”白宇内心咆哮道。

  白宇(揉腰):“是谁和我说龙龙弱小可怜又无助的?!”

  【阿夜:关灯~】

 

3

  “没想到啊,朱法医,你竟然是个切开黑。”事后白宇躺在朱一龙怀里有气无力的做出了个总结。

  “呵呵,是白局长先来勾引我的呢。”朱一龙轻笑了笑,一脸宠溺的看向怀里的人儿。

  “你。”白宇伸手推了朱一龙一把,却反被他紧紧握住了。

  “你,你干嘛。。。。”白宇看着朱一龙,咽了咽口水,有些害怕。

  “教你啊。”朱一龙在白宇耳边吹气。

  本来教课什么的就是白宇的一个晃子,目的是为了上朱一龙,没想到反被上的是他白宇自己,唉。

  “这里是胃,这里是肝脏,这里是...”朱一龙握着白宇的手,在自己身上游走。

  “咳咳咳”白·害羞的满脸通红·宇,不过白宇不得不承认朱一龙的身材很好。

  突然朱一龙的手拉着他的手在一个位置停下了。

  “这里,是你。”

  那是心脏的住置。

  朱一龙:“这里干干净净的,装的全是你。”

  白宇:“。。。。。你带火机莫得?那你是肿么点燃我滴心的?”

  【阿夜:hhhhh我要被斩魂刀砍】


OS:嘤嘤嘤,阿夜想在评论区看见你们,请不要吝啬你们的小红心和小蓝手!
领取居北三步走:小蓝手☞小评论☞小红心
么么哒,我的小可爱们QAQ

  

七夕快乐
真*兄弟情(???)
ooc我的
茨木第一人称

“你是谁?”
面前的男人居高临下的看着我。
“吾是茨木童子。”
我回答道。
他皱了皱眉,有些疑惑,似是在脑中不断寻找着有关“茨木童子”的这段记忆。
但我知道,
他永远也不可能想起来了。
“是你的挚友。”
我想了想,又补上了一句。
“是嘛...”
他喃喃道。
随后便径直向前走去。
“吾友,我们去哪?”
我有些疑惑。
他并没有回答我,只身向前。
似是知我愣在原地,这才出声道。
“走吧,茨木......和我一起。”
看着前方那无比熟悉的背影,
不知为何,我的心中似有股暖流穿过
很温暖。
“等等吾!吾友!”
我向前跑去,
脚踝上的铃铛发出的声响在漆黑的夜晚中显得格外清脆。
虽然不知道他将去向何处,目的为何
但这样就好,
这样一直跟在他身后,一直追随他就好。

“吾友!吾友!”
“喂,茨木,你这家伙真是的,本大爷可没说过你是本大爷的挚友啊!”

北局长今天撩居居了吗?(2)

百年前
“沈巍,好名字。”   
百年后                        
“朱一龙,好名字。”
这句话,他等了一百年了。

“em...朱...法医?”白宇想将手从朱一龙的手中抽出来。但他发现眼前的人儿虽然长得弱小可怜又无助,但手劲贼大。
朱一龙盯的白宇有些不自在。然而白宇想了想,好像自己也不能拿他怎么样,于是白宇便选择...盯回去。
朱一龙长的很好看且耐看,这是白宇第一眼的感受。白宇不像祝红大小姐一样,在意别人或自己的穿着搭配,但他就是觉得朱一龙穿着的这一身,很好看。
法医专用的白大褂在他身上倒穿出了种国际明星的样子。里身是白衬衫及黑色针织毛衣,给人一种莫名的熟悉、亲切感。

“呃,不知道为什么,我对朱法医有一种,一见如故的感觉。”白宇为搏美人一笑,开始睁着眼说瞎话(?
“或许以前真的见过吧。”朱一龙如其所愿的笑了笑。

白宇有些尴尬,不知道怎么接下去,只能盯着朱一龙的眼睛看。看着朱一龙的眼睛,似有种置身于星辰大海的感觉。
但不知为什么,白宇总感觉朱一龙并不是在看他,而是在透过他在看另一个人。

两人就这样安静而又微妙的僵持着。

“老白!喂!你干什么!放开他!”  大庆突然从门外闯入打破了二人间的平静。
“抱歉。”朱一龙这才反应过了,松开了白宇的手。
“老白,你没事吧,手疼不疼,要不要紧阿?”大庆关没有在意一旁的朱一来,而是连忙跑去白宇身边,抓着他的红了的手揉了揉,“诶,没事,我又不是小孩子了。”白宇连忙将手抽了回来。
“你...” 当大庆看清朱一龙的面貌时,身子不由自住的怔了一下,随即便将白宇拉入身后护住。
可能连他自己也没发现,嘴角的小虎牙已经呲了出来,手上的指甲也一下子变得十分峰利,这是亚兽族猫族发怒的典型症状。
“呵,不必这么紧张,我并无恶意。在下姓朱,朱一龙。不知阁下怎么称呼?”朱一龙轻笑了笑,对大庆发怒的样子毫不害怕,也毫不在意。
这倒让白宇有些惊讶。“呃,这是大庆,我助手,这是朱一龙,临时法医。”白宇拍了拍大庆的肩,将他挡在自己身前的手拉下,又安抚似的用手轻轻挠了挠大庆的颈脖。                  
在感觉到朱一龙并没有恶意后,大庆这才放下警戒来。                                              
“幸会。”朱一龙笑了笑,伸出手来。
“老白,我们走,先回局里,老楚和小郭己经在车里了。”大庆并没有理会朱一龙,而是直接拽着白宇的手把他往外拖,嗯,拖。
像是早就料到了一般,朱一龙收回了手,并没有感到什么尴尬,倒是白宇有些尴尬的回头朝他笑了笑。

“大庆,大庆,”大庆并不理他,照样向前走,说是走倒不如说是跑,仿佛后头有洪水野兽追着似的。
”死猫!你跑什么?!”白宇好不容易追了上来,一只手搭在大庆的肩膀上,另一只手按着肚子。
“啊,哦,老赵...啊!老白!怎么了?”大庆这才一下子回过神来。
“老赵?”白宇皱了皱眉,并没有在意。伸手勾着大庆的脖子“诶,我说,死描,你是不是半夜偷小鱼干去了,连我的名字都叫错了,回去扣你小鱼干!”
在看到白宇并没有产生疑虑询问还是以前那吊儿郎当的样子时,大庆暗松了一口气。
“老大,”“白局!”前面老楚和小郭正坐在车内向他们招手,“来了!走吧,死描。”白宇向他们挥了挥手,又拍了拍大庆的肩,朝他喊道。随即便向前走去。
“这样就好,这样什么都不知道就好。”大庆看了眼趴在车窗上调戏小郭却被老楚怒斥的白宇,舒心的笑了笑。                                       
但一下又像是想到什么似的,掏出手机,给除了白宇外的所有警局内部成员群发了条消息。
消息只有四个字。    
“他回来了。”

而另一边,朱一龙半趴在书桌上,一只手撑着脑袋,另一只手飞快地把玩着手术刀。
“白宇...吗?” 
“上一世为了天下苍生,这一世为你。”
“这一百年,我可等够了。”
                                
os.我的妈啊,大连因为下大雨延机,我六点的飞机,十一点才检票!(气fufu)啊啊啊好困啊啊啊!两个小时的航班,还要花一个小时打的回家,到家差不多3点,天都亮了。(哭死)
我竟然在一边码文一边数飞机2333,到现在已经20辆飞来又飞走了...唉,生活不易,阿夜叹气。
                                   
                                                                          

          

北局长今天撩居居了吗 (1)

“昆仑...”
黑暗中白宇听见有人一遍又一遍的在喊着这个名字。
“昆仑...”
白宇朝着声音的方向飞快奔去。面前有微光泛起打在那人背上。不知为何,白宇对他的背影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你是谁...”白宇问道。
这个问题他早已问了无数遍。                   
那人掩袖轻笑了声,笑声倒是好听的很。
每当这时,白宇脑中便会浮起一个念头:
“为什么不多笑笑呢?”            
那人转过身来,然而还未等白宇看清他的容貌,周围的画面便又切换成了星辰大海。

“云澜,我们回家。”面前戴着黑色鎏金面具的黑袍男人突然向他伸出手来,白宇下意识的也伸出手来轻握住。
男人手指冰凉。
“指间的温暖,是否也能传给你...”
白宇如此想着。
“你是谁?”白宇又问道。                                                   
“我是...”男人话还未说完,白宇便被耳边的手机铃声吵醒了。           

这个梦,他己经做了无数次了。
特别是最近。
“啧,是该找个算命的看看了。”白宇想。

“靠,让我来看看是谁这么缺心眼的。”白宇烦躁的抓了抓头发,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
“郭长城。”白宇看了眼来电显示,抽了抽嘴角,暗叹还真是个缺心眼的人。
“喂,小郭,你最好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汇报,不然下个月奖金别想要了!”
郭长城一听白宇这怒气冲冲的语气,自知不妙,但看了眼周围所有人期盼的目光,只好咽了咽口水,硬着头皮上了。
“老...老大...刚才我和楚哥出去买菜准备午饭blablabla...”
“讲重点。”听出郭长城要开始“长篇大论”的节奏,白宇皱了皱眉头,烦躁的很。
“哦,就是,A市出命案了...”郭长城说着,又想了想补了一句“上头调下来的。”
“啧,这些老家伙,尽是给我找事做,还闲我们警局不够忙?”白宇长叹了口气。自打他接管这警局后,这事情是一件比一件多,不是这里命案谋杀就是那里抢劫绑架。
“杀人和玩似的。”白宇内心吐槽到。
“小郭,让林静发个定位给我。”白宇说着也不管郭长城听没听见便挂了电话。郭长城自然没听见听话另一边白宇的咆哮声。
“啊啊啊就差一点啊!!!”白宇十分不爽,就差一点他就能知道那个黑袍人的名字了。

“老白!”“老大。”“白局!”三个不同的人,不同的声音在白宇面前响起。白宇朝他们招了招手。
“怎么回事啊,死胖子?”白宇从口袋中十分娴熟地掏出了根棒棒糖塞进嘴里。
“怎么说话呢老白?我才不胖!”面前看似十六七岁的少年表示十分不满“死胖子”这个称呼。
“行了行了,大庆,行了吧。庆爷?您能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吗?”白宇嘴上一口一个“您”的,眼底却尽是戏谑。
“咳咳咳。”大庆轻咳了几声,自知是白宇逗他,但一听要询问案情,下一秒便立马严肃了起来。
“死者为男,三十四岁,死亡地点是在自己家中,身体表面无一处伤痕,甚至连打斗、挣扎的痕迹也没有。”
“哦~”白宇挑了挑眉,这才正经起来。
“解剖分析呢?”白宇转头向一旁的郭长城伸出手来。
“呃....这个...那个...白..白局,我们警里唯一的法医就在上星期刚被您开除...”郭长城边说着边观察白宇脸上的神情,但凡白局有一丝烦躁想打人,他郭长城就立马躲楚恕之背后。
“哦~”白宇若有所悟的点点头。
意外的没有发火。
“那,咱先去看看?”白宇向他们眨了眨眼睛。
“......”大庆&小郭&老楚

“咦?这怎么回事?”白宇指了指前方半蹲着正仔细观察尸体的白大褂法医,询问一旁也是茫然样的大庆。
“哦,对,上头好像是临时调了个下来!”大庆忽然一拍脑袋才想起来上头有大佬好像说调了个下来。
“嗯,那老楚、小郭先去找下死者家属以及案发前离死者较亲近的人,大庆去察看下房子周围有没有什么线索遗漏的,我去会会那个法医,看看他找到了什么线索。”白宇一声令下,众人十分默契的散了开来,唯独他一人向前走去。
“哟,兄弟,怎么称呼啊?”白宇半倚在桌边,看着这白大褂法医的背影总感觉在哪里见过。
“到底是哪儿呢?”白宇想。
“闲人勿扰。”朱一龙皱了皱眉,他并不喜欢工作时有人打扰他。
“诶,哥们。我可是这案子的接手人,怎么能算是闲人呢。”白宇心想这人脾气可真不小,不愧是上头的人。不过嘛,声音还挺好听的。
约莫过了几十分钟后,朱一龙才起身,抬头便看见已经坐上桌子无聊到低头晃腿的白宇,正惊讶他竟一直在这等着。
当看清对方的容貌时,双方却都愣在了原地。
“初次见面,我叫白宇,您贵姓啊?”白宇跳下桌子,拍了拍身上根本不存在的灰尘,抬起头笑嘻嘻的向朱一龙伸出手来。
就在看到白宇容貌的一瞬间,朱一龙感觉自己呼吸都要停止了,脑子一片空白,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要说什么。这一百年里,他不知道有多少话要讲给他听。
殊不知,白宇也被朱一龙倾世的颜值给怔了一下。
“大...大美人呐!”白局内心如此慨叹。
很久后朱一龙才反应过来,笑了笑,伸出手来反握住白宇的手。

“免贵姓朱,朱一龙。”

OS.qwq下篇龙龙就病娇了...求评论!求关注!也可以小窗!嘤嘤嘤,我又要码文又要肝超鬼王啊啊啊!有桃区大佬带我吗...(我想躺分

                                               

薛洋X你3 end

#ooc预警
#乙女向
#设定薛洋和羡羡是损友
#拖更了真的很对不起,因为上篇热度不高,有点,嗯,灰心,但是今天看见有小可爱摧更顿时力量来了啊!总之,对不起啦!(跪)

  “薛洋~”你在小声地喊着他的名字,自从餐馆出来后他就像变了个人似的,一声不吭的走在前面。
  “洋洋~”你拉着他的衣摆晃了晃,他这才算是停了下来,没好气的“哼”了一声,看他生气的样子,让你想起了没吃到糖的小孩子,你有些想笑,但碍于他的面子只能轻咳几声来掩饰。
  “薛洋啊,我们是不是在什么地方见过?”你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便问了出来,“嗯”他点了点头,“在哪儿?”你在脑海中快速搜索了一遍,并没有找到什么和薛洋有关的记忆,“唉。”看了看你发愣的样子他轻叹了口气。
  “三年前,金陵古庙里,你救过我。”他说着伸出了左手的断指,比了个拉勾的姿势,你的记忆一下子被拉回三年前。              

  三年前,你初到金陵,本想游历一番,不曾想竟在回去的路上迷了路。眼看着就要天黑了,你却还没寻得一个栖身之所。
  “诶,前面有个寺庙。”你双眼放光,向前快步跑去。古庙很大也很破旧,庙宇旁边有一条小溪,庙周围杂草纵生,也不知庙上的小匾掉到了哪去。大门上灰蒙蒙的,结满了蜘蛛网,但唯独有一小块是干净的印子。                     
  “笃笃...”你轻扣了扣门,并未有人回应,你深呼一口气推开了门,“吱呀” 木门特有的声音在你耳边响起,你咽了咽口水,借着从门外及墙洞上透来的夕阳看了看四周,庙中央有个破碎却完整的佛像,而佛像前有个不知是被人还是被野兽所踢翻的香火炉,炉旁有一块块木片。
  你向后走去,看见佛床上躺着个眉目清秀的少年,你更加大胆的向前靠近,才发现眼前的少年生得十分俊朗,若不是注意到他脸上的血污以及身上干涸了的血迹,你都要误认为是哪家的公子爷和你一样迷路了。
  你深吸了一口气,想着快速从这儿地方离开才好,却不小心踩到了佛像的碎片,“咔嚓”一声,十分清脆,也成功让床上的少年睁开了眼。
  当看到你僵在原地不知进退的样子,他笑了笑,露出了两颗尖锐的虎牙。“英雄!饶命啊!”当你看见他拿起床边沾满血迹的配剑时,顿时慌得一批。
  “噗哈哈哈哈,谁告诉你我是英雄了?嗯?”他像是听到了极好笑的笑话一样,大笑起来。
  “呃,那什么,大侠,我我我特别穷没钱给你打劫,今天我就当没看见你,别杀我灭口好吗qwq”你一听立马改口。
  “哈,你这小丫头倒挺像魏无羡那混蛋的,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他半撑着脑袋盯着轻你笑了笑。
  “.....这什么人呐??!”你内心咆哮。
  “哐”他将配剑扔在你脚下,你这才看清了剑上的两个字“降灾”,“???!”你一脸震惊,心中暗想,难道他是这是要我自刎?
  “喂,还愣着做什么?”少年依然是那个动作,居高临下的看着你,你认命似的叹口气,将剑架在脖子上,薛洋皱了皱眉头,看到你这慷慨赴死的样子,又忍不住笑了起来,“白痴,我让你去洗剑。”
  “诶?哦。好!”你像是得了特赦令一般,连忙将剑放下,蹦蹦跳跳的去河边洗剑了。

  “呼,洗好了!”你叉着腰,仰天长叹,这时才发觉不知不觉间已经黑夜了,庙里薛洋倒早将四周的莲灯点亮了,光亮的与白天无疑。“啊,好饿,幸好包里有吃的。”你提着他的佩剑,边走边想,“唔,里肥来了。”薛洋躺在床上向你招了招手,舔了舔嘴角食物的残渣。
  “你哪来的吃的?”
  “你包里的。”
  “.....”
  “诶,别生气啊,我还给你留了呢。”
  他说着起身想将包还给你,却有些重心不稳,倒在了你的身上,“诶,”你连忙将他扶住,“咳咳咳,没事失血过多罢了。”他微笑着,脸色惨白,“罢了?”你抽了抽嘴角,连忙将他扶到床上,手指有些微颤的将他胸前染血的衣物与伤口分开,“嘶”他皱了皱眉,吸了口冷气。
  “啧,躺好忍着。”你从包衭中找出手帕轻轻拭去伤口处的血迹,“轻点,小姑娘家家的劲怎么这么大。”你强忍着摁破他伤口的冲动,从包中翻出绑带来递给他,“不是吧姑奶奶,我都伤成这样了,你还忍心让我自己来?”他一脸弱小,可怜,又无辜的看着你,你别头去不看,“唉”他轻叹了口气,吃力的从床上撑起来,想接过你手中的绑带,“忍着点。”你抿了抿唇跪坐着将他脑袋按在了肩头,手拿着绑带穿过他的腰。“得嘞!”又是一幅笑嘻嘻的样子,仿佛刚才的可怜全是装的。
  总算是帮他包扎好了,你叹了口气正想躺下来歇会儿,才发现自己早被他揽在怀中,他搂着你躺了下来,“再让我抱会儿,就一小会儿..”他在你耳边吹着热气。
  “你一个姑娘家,来这儿干嘛?”
  “游历,顺便救救人。”
  “.....”
  “对了,我迷路了,你知道常阳县怎么走吗?”
  “寺庙东处沿河走至一个路口左转”
  “哦,谢了,对了,你来这儿干嘛的?还弄成这幅样子。”
  “玩玩,顺便杀杀人。”
  “.....”
  “别看我这幅样子,可也是个知恩图报的人,今日你救我一命,我日后必当回报。”
  “好啊,拉勾。”
  “拉勾。”
  微弱的烛影下,两人的小指勾在了一起,谁都不知道两颗心这时也勾在了一起。

  “哦~”你这才想起当初不知天高地厚硬是要出去闯荡一番的悲惨回忆来,当初他说要回报时你只当是个玩笑,未曾想这玩笑他竟记了三年。
  “我找了你三年,怎么说也该让我回报你了吧~”他笑咪咪的看着你,“哈?回报什么?”你可是第一次见有人急着要报恩的,“回报就是......我。”他轻捧起你的脸,不由分说的吻了下去。
  “唔”你满脸通红,一吻完闭,你将脑袋窝在了他的怀中,“噗”他轻笑了笑,揉了揉你的脑袋,像三年前那样将你拥入怀中。
  “你救我一命,我便许你一生。”耳边传来薛洋温柔的声音.....

os.啊啊啊啊啊啊拖了这么久真的很抱歉,所以来了个大长更,1155115希望诸君能够喜欢,嗯,就这样,晚安啦!对了瑶妹可以准备聘礼了hhh
 
                                  
                                         

啊啊啊啊就是这个设定咳咳咳开更了ww

想到一个甜炸der成语

“面目全裴”

解释:意思是面面的眼睛里全是小裴

hhhh就让你们先甜一会儿(咳咳咳)

是人物设定!
和阮阮一起想的!

主:病娇居居X小盆宇
会有一丢丢面面X小裴
(然后有点巍澜?)
(有面面der!?)

居一龙:明面上是法医帮助小白菜破案,然而其实是...犯人...boss?)总之各种迷恋bei宇,但是又故意不说(傲娇?,然后是妻控,各种宠小盆宇(宠到...病娇???)

北宇:呆萌可爱(?)就是有点看见美人就把持不住自己的警察局(是特调处?)局长,自以为是攻,所以很自然的称龙龙为“老婆”,直到某个夜晚...

如果有愿意看的我就去肝啦!冲鸭!我又挖坑了1155115

名:今天北局长撩居居了吗?
@安阮桑桑

薛洋X你2

前文请看上一条动态♡
#ooc预警!!!
#不是bl,是乙女向!!!
#不ky!!!不刷cp!!!
#嗯,谢谢各位,(希望评论区能看到你ww

“啊啊啊啊啊总算是结束了...”从晚宴上逃出来的你仰天长叹,“啊,好饿qwq”你揉了揉肚子,脑海里突然浮现出薛洋的模洋,竟有些脸红,“真是的,想他干嘛啊喂!”你拍了拍滚烫的脸,气fufu的。
“嘿!”有人嬉笑的从背后轻拍了你一下,“啊!”你吓了一跳,连忙转过头去,“薛洋!”你咬.牙.切.齿.的盯着这位让你没吃饱der“罪魁祸首”(?),“怎么?小美人生气了?”他依旧笑嘻嘻的,却伸手将你拉入怀中
(阿夜:唉,年轻真好...)
“咳咳咳,靠太近了...”你感到脸上又是一片滚烫,“唉~,以前我们可是靠得比现在还近呢~”薛洋伸手捏了捏的脸,轻笑了声,看到你如此紧张的样子,只好向后退了些许。
“以前...吗?”你愣在原地,还没反应过来,“走吧,请你去吃好吃的。”薛洋从怀中掏出了个钱袋在你眼前晃了晃,果然如你所料,上面绣着的正是金家家徽——金星雪浪白牡丹。
你抽了抽嘴角,开始担心起金光瑶...的钱包。
(依旧还在晚宴上的仙督大人感到腰间一凉...好像,少了什么东西)

“小二,点菜。”你挥了挥手,“客官要点什么~~”小二没来,老板娘倒妞着她那水蛇腰走了过来,“客官要不来个三鲜雪鱼汤~这可是本店的特色菜~”老板娘十分自觉的坐在了薛洋的旁边,拉着他的手臂,好不亲密,你顿时感到极度不爽,但却并没发作起来。
“你想吃什么?嗯?”薛洋仿佛并没有注意到手臂上挂着个人,“随便!”你盯着老板娘的手,心中竟暗想着将其砍下来,突然间你被你自己的想法惊到了,暗叹果然和薛洋在一起久了会病娇的(???)
(阿夜:所以要在一起一辈子才好啊)
“那就这汤...”薛洋故意喝了口茶,你抬头,发现老板娘的眼睛那叫一个闪亮啊,“不要。”看来成美并不想成美啊。
你看见老板娘那闪亮的眼睛瞬间黯淡了下去...“小二!给这位客官点菜!”她一甩薛洋的衣袖,气冲冲的走了。你有些纳闷,但看见她逐渐远去的背影,不觉间嘴角微微上扬,“傻笑什么呢?”薛洋看了眼发呆的你,眼底满是笑意,“诶诶诶,你都点好了?”你连忙转移话题,“不然呢?”看着你满脸通红的样子,他觉得有些可爱。
“上菜了,客官请慢用!”店小二的声音打破了平静,“糖醋排骨,糖醋鲤鱼,酒酿桂花汤圆,可爱多冰皮...”你看了眼菜,“好甜,”内心如此想着。
...............一阵风卷残云之后.................
“诶”你用手戳了戳薛洋,“怎么了?”他眨了眨眼睛,像个小孩子似的,你突然想逗逗他。
“薛洋,我喜欢你...”你也故意将话说了一半,想看看薛洋有什么反应,然而薛洋只是轻笑了下。
实则内心:!她喜欢我啊啊啊!明天就让阿瑶上门帮我提亲去!
你顿感无趣,又继续说道“点的菜。”
不知道为何,突然间,你感到四周的空气瞬间冷了下来...
薛洋:....
(阿夜:成美兄,能先把降灾从我脖子上拿下来再说话好吗?!)
os:1551...你们的成美欺负我qwq
抱歉啦各位,停了这么久,相信我明天一定end

薛洋X你 (1)

ooc   不吃乙女向的请走开
其实有很多后续的,相信我

这是你第一次参加宴会。
你显得有些紧张,因为坐在你身边的可是江湖人人惧怕的十恶不赦之人——薛洋。
但你却不认为他是这般的人,你有些好奇的看了看他,并不是传闻中的凶神恶赦,面目狰狞,甚至还有些俊朗,白净的面孔,血红的双眸中透着一股不屑和嘲讽,似是注意到了你“炽热”的目光,他向你微微一笑,露出了两颗尖锐的虎牙。
你有些脸红,连忙想转头看向上座的金光瑶他们。
“喂”突然间你感到衣领被人拽住了。
“他们,有我好看吗?嗯?”少年语气有些不快,“没...没有...”你十分紧张,说话都有些不利落了,生怕回答不让他满意他会一把勒死你...“嗤。”听了你的回答,少年轻笑了笑,嘴角微微扬起,像是个偷吃了糖果的孩子一样,这才渐渐松开了你的衣领。
“那就不许看他们了,要看,看我吧。”他在你耳边轻佻的说着,放在桌子下的手却将你的手紧紧地握住。
“诶诶诶?”你有些惊讶,本想将手抽回,但在看到薛洋脸上“抵抗无效”  的四个大字时,只好默认了...                                              
"这一次,可不会再让你逃了哦..."少年独自呢喃着。
———————♡———————             
梗(划)后继
因为薛洋那句“要看,看我吧”导致你从开场到结尾都一直在......
盯着碗里的饭菜
而一旁的薛洋脸黑的都快滴出墨来了...

啊啊啊啊啊其实还有很多的,只要你们想看我就填啊,咳咳咳看各位的评论吧hhh